韩休
韩休(673——739)唐朝大臣。字良士,京兆长安(今陕西西安)人。先天元年,登文可以经邦科,累授桃林丞。又举贤良方正科,授左补阙,判主爵员外郎。历司封员外郎、起居郎、中书舍人,迁礼部侍郎,兼知制诰。开元十二年出为虢州刺史。以母丧去职。服除,除工部侍郎、仍知制诰。迁尚书右丞。开元二十一年三月,拜黄门侍郎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既为相,犯颜敢谏,宋璟誉为“仁者之勇”。十二月,转工部尚书,罢知政事。二十四年,迁太子少师,封宜阳县子。二十七年卒。谥曰文忠。休工于文词,张说曰:“韩休之文,有如太羹玄酒,虽雅有典则,而薄于滋味。”(《大唐新语》卷八《文章》)张孝嵩出塞,张九龄、韩休等皆有诗送行,编为《朝英集》三卷,今佚。《全唐文》卷二九五录其文一一篇。《全唐诗》卷一一一录其诗三首,《全唐诗补编·续拾》卷一一辑补一首。生平事迹见《旧唐书》卷九八、《新唐书》卷一二六本传、《新唐书·宰相世系表》三上。

作品一览

代表作品:《奉和御制平胡》、《奉和圣制送张说巡边》、《祭汾阴乐章

《祭汾阴乐章》

於穆浚哲,维清缉熙。肃事昭配,永言孝思。

涤濯静嘉,馨香在兹。神之听之,用受福釐。

《奉和御制平胡》

南牧正纷纷,长河起塞氛。玉符征选士,金钺拜将军。

叠鼓摇边吹,连旌暗朔云。祅星乘夜落,害气入朝分。

始见幽烽警,俄看烈火焚。功成奏凯乐,战罢策归勋。

盛德陈清庙,神谟属大君。叨荣逢偃羽,率舞咏时文。

《奉和圣制送张说巡边》

一德光台象,三军掌夏卿。来威申庙略,出总叶师贞。

受钺辞金殿,凭轩去鼎城。曙光摇组甲,疏吹绕云旌。

左律方先凯,中鼙即训兵。定功彰武事,陈颂纪天声。

祖宴初留赏,宸章更宠行。车徒零雨送,林野夕阴生。

路极河流远,川长朔气平。东辕迟返旆,归奏谒承明。

韩休为人严峻刚直,不追求名誉权势。等到做宰相后,所作所为很得当时民心。起初,萧嵩认为韩休性情淡泊,容易控制,所以就把他引荐给唐玄宗。共事的时候,韩休持守正道不阿谀奉承,萧嵩就逐渐厌恶起他来。宋璟感叹说:没想到韩休还如此有能耐!唐太宗有时在宫中宴饮欢乐或在苑中打猎游玩,少有差错,常常对左右的人说:韩休知道不知道话刚说完,劝谏的文书就递上来了。唐玄宗曾对着镜子默不作声,左右的人说:韩休做宰相以后,陛下的容貌和以前相比清瘦多了,为什么不罢免他。唐玄宗叹息说:我的容貌虽然清瘦,天下一定丰饶了许多。萧嵩禀报事情常常顺从旨意,他退下以后,我无法安睡。韩休经常据理力争,辞别以后,我睡得很安稳。我用韩休是为了国家,不是为我自己啊。

韩休不干荣利

休为人峭直,不干荣利。及为相,甚允时望。始,嵩以休恬和,谓其易制,故引之。及与共事,休守正不阿,嵩渐恶之。宋璟叹曰:不意韩休乃能如是!上或宫中宴乐及后苑游猎,小有过差,辄谓左右曰:韩休知否?言终,谏疏已至。上尝临镜默然不乐,左右曰:韩休为相,陛下殊瘦于旧,何不逐之?上叹曰:吾貌虽瘦,天下必肥。萧嵩奏事常顺指,既退,吾寝不安;韩休常力争,既退,吾寝乃安。吾用韩休,为社稷耳,非为身也。

——《资治通鉴.唐纪二十九》 

史籍记载

旧唐书《韩休传》

韩休,京兆长安人。伯父大敏,则天初为凤阁舍人。时梁州都督李行褒为部人诬告,云有逆谋,则天令大敏就州推究。或谓大敏曰:行褒诸李近属,太后意欲除之,忽若失旨,祸将不细,不可不为身谋也。大敏曰:岂有求身之安而陷人非罪!竟奏雪之。则天俄又命御史重覆,遂构成其罪,大敏坐推反失情,与知反不告同罪,赐死于家。父大智,官至洛州司功。

休早有词学,初应制举,累授桃林丞。又举贤良。玄宗时在春宫,亲问国政,休对策与校书郎赵冬曦并为乙第,擢授左补阙。寻判主爵员外郎,历迁中书舍人、礼部侍郎,兼知制诰,出为虢州刺史。时虢州以地在两京之间,驾在京及东都,并为近州,常被支税草以纳闲厩。休奏请均配余州,中书令张说驳之曰:若独免虢州,即当移向他郡,牧守欲为私惠,国体固不可依。又下符不许之。休复将执奏,僚吏曰:更奏必忤执政之意。休曰:为刺史不能救百姓之弊,何以为政!必以忤上得罪,所甘心也。竟执奏获免。岁余,以母艰去职,固陈诚乞终礼,制许之。服阕,除工部侍郎,仍知制诰,迁尚书右丞。

开元二十一年,侍中裴光庭卒,上令萧嵩举朝贤以代光庭才,嵩盛称休志行,遂拜黄门侍郎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休性方直,不务进趋,及拜,甚允当时之望。俄有万年尉李美玉得罪,上特令流之岭外,休进曰:美玉卑位,所犯又非巨害,今朝廷有大奸,尚不能去,岂得舍大而取小也!臣窃见金吾大将军程伯献,依恃恩宠,所在贪冒,第宅舆马,僭拟过纵。臣请先出伯献而后罪美玉。上初不许之,休固争曰:美玉微细犹不容,伯献巨猾岂得不问!陛下若不出伯献,臣即不敢奉诏流美玉。上以其切直,从之。初,萧嵩以休柔和易制,故荐引之。休既知政事,多折正嵩,遂与休不叶。宋璟闻之曰:不谓韩休乃能如是,仁者之勇也。

其年夏,加银青光禄大夫。十二月,转工部尚书,罢知政事。二十四年,迁太子少师,封宜阳子。二十七年病卒,年六十八,赠扬州大都督,谥曰文忠。宝应元年,重赠太子太师。

新唐书《韩休传》

韩休,京兆长安人。父大智,洛州司功参军,其兄大敏,仕武后为凤阁舍人。梁州都督李行褒为部人告变,诏大敏鞫治。或曰:行褒诸李近属,后意欲去之,无列其冤,恐累公。大敏曰:岂顾身枉人以死乎?至则验出之。后怒,遣御史覆按,卒杀行褒,而大敏赐死于家。

休工文辞,举贤良。玄宗在东宫,令条对国政,与校书郎赵冬曦并中乙科,擢左补阙,判主爵员外郎。进至礼部侍郎,知制诰。出为虢州刺史。虢于东、西京为近州,乘舆所至,常税厩刍,休请均赋它郡。中书令张说曰:免虢而与它州,此守臣为私惠耳。休复执论,吏白恐忤宰相意,休曰:刺史幸知民之敝而不救,岂为政哉?虽得罪,所甘心焉。讫如休请。以母丧解,服除,为工部侍郎,知制诰。迁尚书右丞。侍中裴光庭卒,帝敕萧嵩举所以代者,嵩称休志行,遂拜黄门侍郎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

休直方不务进趋,既为相,天下翕然宜之。万年尉李美玉有罪,帝将放岭南。休曰:尉小官,犯非大恶。今朝廷有大奸,请得先治。金吾大将军程伯献恃恩而贪,室宅舆马僣法度,臣请先伯献,后美玉。帝不许,休固争曰:罪细且不容,巨猾乃置不问,陛下不出伯献,臣不敢奉诏。帝不能夺。大率坚正类此。初,嵩以休柔易,故荐之。休临事或折正嵩,嵩不能平。宋璟闻之曰:不意休能尔,仁者之勇也。嵩宽博德可,休峭鲠,时政所得失,言之未尝不尽。帝尝猎苑中,或大张乐,稍过差,必视左右曰:韩休知否?已而疏辄至。尝引鉴,默不乐。左右曰:自韩休入朝,陛下无一日欢,何自戚戚,不逐去之?帝曰:吾虽瘠,天下肥矣。且萧嵩每启事,必顺旨,我退而思天下,不安寝。韩休敷陈治道,多讦直,我退而思天下,寝必安。吾用休,社稷计耳。后以工部尚书罢。迁太子少师,封宜阳县子。卒,年六十八,赠扬州大都督,谥曰文忠。宝应元年,赠太子太师。